首页 >> 180>> 德哈Again·180TheSecondSecond

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180

Chapter 180

哈利和德拉科的热闹惊扰了其他的人,芙蓉·德拉库尔清风一样刮进来,克鲁克山跟在她脚后甩着尾巴。赫敏和金妮的脸色一下子有些不好看,齐齐往后退了小小的一步。韦斯莱夫人脸上的笑容也僵硬一下,但她还是尽可能温和地和芙蓉打了招呼。

“中午好。”芙蓉对韦斯莱夫人说,“我是不是听见了——阿利!”她高兴地说,大步走上前去,“好久没见了!”

“嗨,芙蓉。”哈利说,“你也在这里?”

“是呀。”芙蓉走得近了些,站住脚步,笑着看了看德拉科,“恐怕我要失礼了,德拉科这样看着我,我是不敢亲吻你的脸颊的。”哈利听了,扭头看向德拉科,德拉科正紧紧揽着哈利的肩膀,瞪着芙蓉,眼神好像在说“你敢亲上来试试”。

“可这多不公平啊。”弗雷德说,“德拉科,芙蓉亲吻你的时候你可没有拒绝。”

“所以我们的小哈利应该也得到一个吻,不是么?”乔治笑嘻嘻地说。

“我又没有阻止他。”德拉科说着,手上用了点儿劲,把哈利的肩膀搂得更紧了。

“我不会过去的。”芙蓉噘了下嘴,手指绕过自己银色的秀发,“不过阿利,我一直都盼着见到你。你还记得我妹妹加布丽么?她一刻不停地谈论哈利·波特,再次见到你肯定会很高兴的。”哈利感觉到德拉科在他肩膀上掐了一下,他小小的呲牙咧嘴了一下,笑到:“加布丽也来了么?”

“不,不,傻孩子。”芙蓉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我是说明年夏天,你大概还没来得及知道——比尔和我要结婚啦!”

“这么快!”哈利高兴地说,“你们认识才是——我想想,火焰杯决赛之前?”

“是呀,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芙蓉抿着嘴笑,“他当时看起来就那么不一样!”韦斯莱夫人无声地说了一句话,看起来好像是“我就知道”。

“恭喜你!”哈利拍了拍德拉科的手叫他放开自己,走上前拥抱芙蓉,芙蓉热情地回抱了他。

“眼下比尔很忙,工作很辛苦。我只在古灵阁上半天班,补习我的英语,所以他就把我带到这儿来住几天,多了解了解他的家人。听说你要来,可把我高兴坏了——在这里没有多少事情可做,除非你喜欢烧菜,喜欢鸡!好了,我想你还有事情要做吧!”芙蓉暗示地看了德拉科一眼,从来的地方飘走了。

韦斯莱夫人发出一个声音,听着好像是“去!”哈利转过头来,看了看站在房间里的每一个人。

“妈妈讨厌她。”金妮小声告诉哈利。

“我没有讨厌她!”韦斯莱夫人气恼地小声说,“我只是认为他们的订婚太仓促了,仅此而已!都是因为神秘人回来了,搞得人心惶惶,觉得朝不保夕……才认识一年!我知道这种感觉,上次神秘人得势的时候就是这样,到处都有人私奔——”

“包括你和爸爸。”金妮调皮地说。

“是啊,没错,但你们的父亲和我是天生一对,还需要等什么呢?”韦斯莱夫人继续小声说,瞥了一眼韦斯莱先生,“可是比尔和芙蓉……”

“比尔和芙蓉不是在去年就……有点苗头?”哈利拿捏不准地跟着小声说。韦斯莱夫人严厉地看了他一眼,他赶紧把嘴闭上站到小天狼星身边去。

“我现在可是明白小天狼星的心情了。”韦斯莱夫人叹了口气,“好了,来吧,带你们去房间——小天狼星,你们谁和谁住一间?”

小天狼星摆了摆手,有点儿艰难地说:“这还用问么,哈利一进家门就问我德拉科在哪儿。”

“我明明先说的高兴见到你!”哈利为自己平反。但是已经晚了,大家已经笑开了,韦斯莱夫人抿着嘴唇,带着他们上楼去。

“记住你们睡的是我们的床!”弗雷德高声说。哈利偷偷对他比了一个粗鲁的手势,跟着韦斯莱夫人上楼去了。

弗雷德和乔治的卧室在三楼,韦斯莱夫人一打开门,海德薇就站在衣柜顶上对哈利高兴地叫了两声。

“你们这几天就在这里睡。”韦斯莱夫人说,“等到你过完生日,哈利,可以叫小天狼星住过来,你去和罗恩一起住。”

“我过完生日你就走么?”哈利侧头看着德拉科。

德拉科点点头:“你可不要太想我。”

“是你不要太想我。”哈利踢了踢德拉科的小腿。韦斯莱夫人笑着出去了,他们绕过地上堆放的纸箱,哈利一头扑到床上,轻车熟路地从一个枕头里掏出一块吐吐糖。

“那是什么?”德拉科嫌恶地说,“弗雷德和乔治给你留的礼物?”

“我猜是给你的。”哈利把那块黏糊糊的糖用纸包好丢到床脚的垃圾桶里。他坐起身,看着好像一个临时仓库的卧室,撸起袖子站起来,准备收拾一下。德拉科阻止了他。

“你干什么?”德拉科问。

“收拾的整齐一点。”哈利说。

“只是住两个星期,没有必要。”德拉科懒懒地说,暗性地摩挲哈利的手腕,“你不觉得我们两个星期没见——”

“你已经忘了这是弗雷德和乔治的床了么?”哈利憋着笑问。他知道德拉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纯粹想逗他脸红,看着好玩。

“我们可以选择性的忘记一会儿。”德拉科开玩笑说,拽着哈利的手腕倒在床上,叫他趴在自己胸口。哈利按着德拉科的胸膛把自己撑起来,低头去咬德拉科的鼻尖。两个人闹了一会儿,气喘吁吁衣衫不整。现在德拉科确实有点儿意思了,然而不等他提出来,房门已被敲响。

“伙计们?”罗恩的声音传进来,“抱歉,不过,现在可是大白天呢!”

“窗帘拉上一样是夜晚!”德拉科喊了一声,摊开双手放开哈利,好让他去开门。

“我打断了什么么?”罗恩笑嘻嘻地把脑袋探进门,看着躺在床上,用一只胳膊撑起上半身,一只手梳理头发的德拉科,吹了个口哨。

“我觉得罗恩这次没做错。”赫敏跟着罗恩走进来,“小天狼星刚对你态度好转,德拉科。”

“小天狼星已经在纵容他了。”哈利耸了下肩膀,踢了踢脚边的硬纸箱,“坐。”

“你姨夫对你怎么样?”罗恩一边坐下一边问,“你姨妈和你表哥呢,待你还好么?”

“除了我姨夫一切都好。”哈利说,“我姨妈还是那个样子,不过我表哥,他正在试图脱胎换骨。”

“那可真是艰难的过程,毕竟他一身的累赘。”德拉科嘲讽地说。上学期哈利大脑受损的时候德拉科给哈利进行检查,虽然没有看太多,但那些零散的片段足以展示达力曾经对哈利有多糟糕,又和曾经的他有多么不相上下。可是,哈利和他德拉科对上的时候尚有还手之力,而面对达力,哈利除了逃跑和挨打别无他法,这无疑增加了德拉科心中对达力的厌恶。

“你和邓布利多去做什么了?”赫敏小心地问。

“只是和他一起去说服一个退休的老教师重新出来工作。”哈利说。

“我们的黑魔法防御术显然需要一位新老师,对不对?”赫敏若有所思地说,“那么,他长什么样?”

“他长得像海象,作风像蜘蛛。”哈利说,“他叫霍拉斯·斯拉格霍恩,不过,不是教黑魔法防御术,是教魔药学——我是说,他以前是斯莱特林的院长,就是教魔药学的。”

“什么?”罗恩吃惊地问,“那斯内普教授——”

“黑魔法防御术课教授吧,我猜。”哈利说,“斯内普教授想要这个职位很久了不是么?”

“我还记得那堂代课。”罗恩打了个哆嗦,“我不得不说,他对课程的要求真的很严格,摊上黑魔法防御术课的话……很难说他和乌姆里奇哪个更好。”

“斯内普教授当然不是乌姆里奇能比的。”德拉科哼了一声。

“我们最好还是在一个斯莱特林学生面前承认这一点。”赫敏微笑着说。

“承认什么呀?”金妮气鼓鼓地推门进来了,“抱歉,哈利,德拉科,我知道罗恩和赫敏在这儿才没有敲门。”她一屁股在床边坐下了,和赫敏并排挨着,“我迫不及待喘口气儿了,天啊,真是灾难。”

“没关系。”哈利安抚地说,“怎么了?”

“还不是她,那个粘痰!”金妮恼火地说,“瞧她和我说话的样子,还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呢!”

“她像乌姆里奇和学生讲话那样糟糕么?”德拉科问。

“不,比那还糟!”金妮说,“举个例子,比‘阿利’还糟!”

“这我倒是能理解。”德拉科说。

“她心里只想着她自己。”赫敏摇摇头。

“行啦。”罗恩插话,“你们俩能不能有五秒钟不要谈她?”

“行啊,你护着她!”赫敏横了罗恩一眼,“你从四年级就怎么都看不够她,是不是?霍格沃茨可没有那样的姑娘!”

“什么?哦,我是——我说过这话么?”罗恩被狠狠噎了一下,求救似的看着哈利。哈利心里暗笑,他当年就想着罗恩要为这句话付出代价,现在果然应验了。

“比尔毕竟是个解咒员。”哈利轻飘飘地开口,给自己的好哥们儿解围,“他喜欢冒险,对吧?不过,看芙蓉提起比尔的神情,和当初跟罗杰·戴维斯一起参加舞会的样子可不一样。”

“毕竟到了订婚的程度吧。”金妮哼了一声,“不过,信不信由你们,妈妈肯定会阻止这件事的。”

“她怎么可能办到。”哈利摇摇头,心说最后她还会同意呢。

“她三天两头请唐克斯来家里吃饭,我想她是希望比尔——”

“唐克斯有喜欢的人。”哈利说,“如果韦斯莱夫人是这样想,那恐怕是要失败了。”

“什么?谁呀?”罗恩惊讶地问。

“莱姆斯。”哈利小声说,“上个圣诞节假期返校的时候,唐克斯特意要求和莱姆斯一起送我。”

金妮噘了下嘴。

“她这几天看起来可不怎么高兴呀。”赫敏低声说,“我看到一次,她很伤心似的。”哈利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状况。他们一起沉默了一会儿,哈利突然问:“珀西现在怎么样了?我是说,在之前那些事之后……”

“他还是不和爸爸妈妈说话。”罗恩叹了口气,“尽管他知道什么才是对的了。”

“邓布利多说,人们容易原谅别人的错误,却很难原谅别人的正确。”赫敏说,“我听见他跟你妈妈说的,罗恩。”

“说到妈妈……我还是下去看看吧。”金妮说,“如果她和粘痰单独待在一起……啧。”她推门出去了,哈利把门关严,看看罗恩和赫敏,又看看德拉科。

“有件事和你们说。”他说,“德拉科,邓布利多这学期要给你和我单独授课。”

“我?”德拉科指了指自己。

“你们?”罗恩一副肃然起敬的样子。

“是为什么?”赫敏敏锐地问,皱起了眉头。

“和……那个预言有关。”哈利还是迟疑了一下,“我上学期没来得及和你们说,我打碎的不是我那个预言球。”

“可是你把那个预言球拿在手里!”赫敏说,“预言球只有与预言相关的人才能拿。”

“呃……是另一个。”哈利说,“三年级的时候,特里劳尼做了一个关于我的预言,预言了伏地魔复活。当然了,我以为她是胡言乱语,所以没和你们说。”他看着赫敏和罗恩的表情,赶紧补充了一句,“那个预言得到了记录,就是……我拿的那个玻璃球。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反正它被记录了,我在梦里看到预言厅,就带上了三年级的预言,没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场。”

“那么……那个预言球?”赫敏问。

“给德拉科了。”哈利坦然地说,“邓布利多同意我这样做,毕竟马尔福先生……”

赫敏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她才慢慢地问:“那么,那个预言到底是……?”

“简单说……”哈利抿了下嘴唇,“伏地魔标记了我,标记我是他的敌人,”他指了指自己的额头,“我和他……最后只有一个人能活着。”

房间里又一次安静了,德拉科站起来靠近哈利,无声地握住他的手。时间仿佛凝固了,房间里一时只有德拉科手表指针走动的声音。然后,突然之间,赫敏从硬纸箱上站了起来。

“天啊,哈利,哦,哈利……”赫敏有些手足无措地说,“从魔法部回来以后,我们就在心里嘀咕……没想到真的是……”她停下脚步,看看哈利,又看看他和德拉科握住的手,“你害怕么?”

哈利耸了下肩膀,熟悉的温暖在心口充盈起来。

“你上学期竟然没告诉我们!”罗恩急急地说,“天啊,我们已经浪费了两个星期的暑假了!幸好邓布利多亲自给你上课——他肯定认为你是有希望取胜的!”

“他当然是最后赢的那个。”德拉科摇摇头说,“预言说他有伏地魔所不了解的力量。”

“可是——”

“还是‘拥有征服黑魔头能量的人’。”德拉科补充。赫敏看起来放松些了,开始喋喋不休一些邓布利多可能教导的东西。罗恩的神色也不再那么紧张,他吐出口气,望着赫敏的背影,又对哈利笑了笑。

“我突然想起来。”德拉科突然说,“今天是O.W.Ls成绩寄来的日子。”

“什么?”赫敏惊叫起来,“今天?德拉科,你确定——为什么不早说呢!”她本来已经坐到了床边,现在腾地跳了起来,“我去看看猫头鹰有没有飞来——”

赫敏冲了出去,罗恩叹口气,也站了起来。他拍拍哈利的肩膀,刚站到门口,哈利叫住了他。

“你和赫敏……”哈利看看还敞开的门。

“嘘。”罗恩悄声说,“我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芙蓉在这儿,她每天都很生气似的……最起码要回到学校了。”他也看了看德拉科握着哈利的手,摇摇头,离开了。


TBC——

五年级时描写的哈利的心理状况,用原著中一句话来说明就是“幸存者的内疚心理”。

评论(79)
热度(1807)
  1. TheSecondSecond
  2. 哈利·波特
  3. DHAgain
  4. bamboo。
  5. bamboo。
  6. CungHao长安盛上
  7. 于归0530
  8. 今天的羽毛因为肝文进医院了吗?
  9. 爱吃鱼的聂家主母瑶小咪
  10. 今天柚柚写文了吗
  11. 一淮jio
  12. SAFAIYA
  13. 半鲸🐳九两
  14. Dreamers
  15. 草木芳香cmfx
  16. 卯目的资源粮屯
  17. 松饼kun
  18. GreenPapr11
  19. 无人像你ht
  20. 你还真特么走自己的路
  21. 鸣人么么哒冬冬
  22. 喵小鱼er
  23. 巧雅不是小仙女
  24. 巧雅不是小仙女
  25. 什么今天周一?!
  26. Didididadi
  27. 蛋花家的柚芷
  28. 蛋花家的柚芷
  29. TheSecondSecond
  30. LOFTER